此刻宇宙间的动荡又开始了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0-06-05 00:29  点击:
他如同一尊雕像似地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能动,岁月无声地从他身边流逝,但冒险王对此毫无察觉,他就连自己的意识都被冻住了,就像已经完全沉睡着了一样。当思索者将他解放出来
他如同一尊雕像似地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能动,岁月无声地从他身边流逝,但冒险王对此毫无察觉,他就连自己的意识都被冻住了,就像已经完全沉睡着了一样。当思索者将他解放出来的时候,冒险王还以为只不过是过了一瞬,他想起了白羽和龙魔,那场神战大赛究竟怎么样了呢?过去的记忆如同流水般从脑海中闪现,几乎不受冒险王控制,思索者光洁如玉的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头上,读取他的心中的一切。“你干什么?”冒险王惊叫起来。“哼,读取你的记忆罢了,有什么好奇怪的,你本来就是我救的,现在的你就相当于我的私有物品一样,晤,你的思想确实有点奇怪。”思索者说道。“你违反了宇宙所有生灵都该遵循的一个重要的原则:个人隐私神圣不可侵犯!快住手。”冒险王大叫起来。“哼,神圣算得了什么,思索者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,晤,你已经中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人,龙魔、黑瞳还有永恒,天,他们也与那双手有关!”思索者惊叫起来。冒险王只觉得一根冰凉的东西插入了他的大脑,原来是思索者的手指插了进来,“放心,你死不了的,我想要多了解些,该死的,你应该早让我知道这件事的。”思索者说道。“你知道那双无形的手到底是什么吗?”冒险王不由好奇地问道。思索者放开了他,然后往前走去,“不知道,但是那双手创造了整个宇宙所有的运行规则,这些规则支撑着整个宇宙的运行,它似乎无处不在,却又无处可查。”思索者说道。她将手指指向远方,立刻下方的大地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,他们站在高高的山岩上,大海呼啸着,巨大的浪花在坚硬的岩石上撞得粉碎。“这就是创造的力量,自从我具有意识后就开始思索所有的这一切,唉,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将所有的规则寻找出来,不过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创造规则,拥有如此能力的我已经可以摆脱那双手的控制了。”思索者说道。“那么,请你帮一个忙好不?”冒险王问道。思索者摇了摇头,“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,想要我出手制止那个黑瞳和龙魔的争斗,就算我有心,恐怕也来不及了,亿万年已经过去,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,他们虽然强大,不过在我的眼里却算不了什么。”思索者说道。她从冒险王的记忆中读出了黑瞳和龙魔的一切,不过那时候的黑瞳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弱得可怜,现在恢复力量了的黑瞳同样也拥有了创造和改变规则的能力,如果她知道这些的话,肯定立刻出去寻找他们了。“亿万年已经过去?”冒险王大吃一惊,“我要出去看看。”他说道。思索者点了点头,“你可以走了,这个宇宙剩下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,你去看看也好。”她说着对冒险王伸出了手。一股神秘的力量直冲而来,冒险王惊奇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消失了,只有他的意识仍然存在于天地之间,未知的力量影响着他的一切,无数的知识深深地印在了他的意识上,与他结合成一个整体,然后意识凝结起来,还原成了他本来的身体。“我感到自己拥有了神的力量。”冒险王惊奇地说道。“这是我给予你的,冒险王,现在的你已经拥有了不弱于黑瞳和龙魔他们的力量,在外面的那个世界你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了。”思索者说着往空中虚抓几把,抓出了几个精致细小的酒瓶。“你不是喜欢对着星空喝酒吗?这些送给你,冒险王,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,寻找拥有强大力量的人,将他们带到我这里来。”思索者说道,“我要知道他们强大的力量之源。”“你为什么不去呢,凭你的能力应该比我容易寻找多了。”冒险王好奇地问道。思索者摇了摇头,“我隐藏在这里,那双神秘的手只能感应得到我开创的这个小天地的存在,却无法感应到我的存在,我不想让它知道我的行动。”她说道。“难道你就一直躲在这里不出来吗?”冒险王好奇地问道。“除非我能找到一个与我同样强大的人,死亡对于我来说算不了什么,思索才是我存在的目的,冒险王,记得在宇宙毁灭之前赶回来,我想你也希望活到下一个宇宙吧。”思索者说道。“我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。”冒险王说道。一道白光闪过,思索者将他送了出去。亿年光阴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,无数伟大的文明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,只有那冷冷的星空看起来似乎亘古不变,冒险王轻叹一声,现在黑瞳和龙魔他们到底还活着吗?他穿过了广阔的星空,来到了过去的天极星,潜意识里他将这里当作了另外的一个家,不过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。辉煌的天极文明已经不再,星际移民来到了这里,他们在废墟上建起了另外的一个文明,深蓝文明。这个文明的人大多数是原来的天极人返回来的,在他们英明的领袖下,他们依照过去的模样重新建起了一个几乎和过去完全一样的星球。青石路,两旁是古香古色的木阁楼,冒险王在酒楼前停了下来,抬头上望,一个白衣人临窗而坐,正在悠然地品尝着杯中的美酒。心中一动,冒险王不由想起了自己,想起了黑瞳,那日他临窗而坐,然后黑瞳找了上来,眼前临窗而坐的那个白衣人似乎也不简单。他举步走了进去,胖胖的店老板迎了上来。“客官,我们这里的酒应有尽有,请问你需要什么酒?”他满脸笑容地问道。“不用了,我只是随便坐坐,请问可以吗?”冒险王说道。“当然可以,客官,你随便坐。”胖老板说道,然后转向了另外一个人。冒险王走到那个白衣人对面坐了下来,“兄台,你很像我曾经见过的一个人。”他说道。“没有人会认识我的,你认错人了。”那白衣人将目光投向了他,突然眼前一亮。“确实不像,你的身上蕴藏着另外一个人的气息,岁月无情,即使是白羽那样的人都已经找不到了,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风玉。”冒险王轻叹道。“冒险王,是你,传说中的星空冒险者,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。”白衣人说道,“我叫风霜云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冒险王摇了摇头,“你只觉得你像一个叫风玉的年轻人,不过却又不太像,你的心中似乎隐藏着一丝担忧,到底是什么呢?”他问道。“合体之术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白羽留下的合体之术,现在的风霜云是风玉和秦霜云的合体,我的敌人已经追逐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了,唉,星空如此广阔,却找不到我容身的地方,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回来看看这个星球了。”风霜云说道。“你知道白羽和龙魔他们的消息吗?”冒险王问道。风霜云摇了摇头,“他们到哪里我已经不知道了,白羽前来接走了青灵公主,带走了龙魔,然后一直都没有出现,宇宙发生了这么大的动乱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他说道。冒险王笑了笑,“我才从一个地方回来,然后一切都变了,不过白羽和龙魔他们居然和好了,这我倒没有想到。”他说道。“错了,哪里和好,是白羽制服了龙魔的,他的力量我们永远也无法理解。”风霜云说道,然后将具体的经过告诉了冒险王。“哦,原来如此,听你这么一说白羽一定掌握了神秘的力量,会不会是那种力量呢?呵呵, 奥迪棋牌龙虎斗官网你担心的是那个暗灵, 奥迪棋牌城游戏大厅对吗?”冒险王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, 澳门网上开户网址然后交给了风霜云。“拿着这颗钻石, 澳门网上买球网址开户它会指引你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去,到了那里后暗灵就无法奈何得了你的。”冒险王说道,“不过到了那里你可能要失去一些东西,你愿意吗?”风霜云点了点头,“没有什么不愿意的,唉,暗灵一直想吞噬掉我的一切,已经没有比这更坏的了。”他说道。两人走出了酒楼,“我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,晤,那股强大的力量在接近,你先走吧,唉,希望白羽他们会再到这里来看一看。”冒险王说道。暗灵的精神扫过了这片领域,风霜云皱起了眉头,“冒险王,我必须走了,这里可不是和他交手的地方,唉,我就到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去看看吧。”风霜云说着转眼消失,进入到了思索者的世界。“呼!”地一声,一个黑影出现在冒险王身边,“刚才这里的人呢,他又跑到哪里去了?我怎么感应不到他的存在了?”他问道,此人自然是暗灵。冒险王指了指星空,“你是找不到他的了,他已经去了一个你无法找得到的地方。”他说道。“哦,你又是谁?竟然不怕我?”暗灵说道,他那庞大的无形力量在冒险王的身边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不由得暗自吃惊。“我叫冒险王,或许你还记得这个名字。”冒险王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颗钻石,“你目前是对付不了我的,拿着这颗钻石,它会指引你到一个地方,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里。”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暗灵接过钻石问道。冒险王笑了笑,“你现在追求的是更强的力量,不是吗?到那里后你就可以知道什么才是最强的力量,你不想知道我的力量是怎么来的吗?那你就应该去看一看。”他说道。暗灵冷哼一声,“冒险王,凭你的名声,我相信你一次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。”他说着随即消失,也进入了思索者的世界。“你们到底还会不会出现呢?”冒险王轻叹一声,“你们一定掌握了那种力量,可惜我是无法寻找得到你们的了,唉,就暂且在这里多等一段时间吧。”他说着朝城中走去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冒险王在那个酒楼上等待着黑瞳他们的出现,可是却总是等不到,酒楼上的那个胖老板都已经认识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了,他从不买酒,而他身上的酒却总也喝不完。最后他决定离开了,此刻宇宙间的动荡又开始了,很多的地方温度开始升高,想起了思索者的话,他知道这个宇宙已经开始收缩了,那些最基本的物理常数正在悄悄地改变。第二天冒险王化身成另外一个人来到了那个酒楼,做了一件惊动整个星球的事后,他悄然离开了,如果黑瞳他们回来的话,一定会根据那件事找到他的。而此刻黑瞳和青灵他们依然隐藏在那个超级黑洞内,那里即使是思索者也没想到的地方。“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怎么样了?”伴随着黑瞳穿行在不停变幻的世界里,青灵突然想起了外面的世界,想起了那曾死命守卫着她的风玉和秦霜云。远处的海生依然沉溺于永恒之器的操纵之中,在黑瞳的指点之下,永恒之器现在已经完全成了他的身体,他的力量也得到了提升,但他无法像黑瞳那样具有操纵星辰的能力,那种创造持序规则的神秘能力。“外面时间的流逝已经过了数千万年,宇宙正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,如果没有我在这里巧妙地支撑,灾难可能已经来临了,你是否想出去看看即将毁灭的世界呢?”黑瞳说道。“是的,我想知道他们的情况。”青灵说道:“他们毕竟是我的族人。”她低下了头,外面的世界是否真的值得她去留恋呢?黑瞳闭上了眼睛,风玉与秦霜云的身影在他心中一晃而过,综合新闻突然精神一震,他睁开了眼睛,“我搜索到了他们曾经留下的信息,但是我无法肯定他们是否现在依然存在,他们像在突然之间凭空消失了一样。”黑瞳将自己的手伸进了胸膛,取出了一枚青蓝色的指环,“这是我用心之力凝聚成的东西,它蕴涵着重生的力量,它隐藏的力量能够保护你避过死亡的威胁,就是海生也无法将你真正地毁灭。”他说着将指环套在了青灵的手指上。青灵感到一股微弱地几乎无法察觉的波动从指环传来,这个指环仿佛已经完全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,于她组成了一个整体,美丽的指环幽光闪烁,似乎照遍了她的全身。“这是你专门为我准备的吗?”青灵问道,“是用来对付大爆炸的吗?”“是的,如果发生不测,你也可以在新的世界里重生,不过那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甚至是我也无法保证能在新的世界里找到你,因为你可能在新的世界里还未重生,而新的世界就已经走向毁灭,如此一来生命的烙印将更加变得难以寻找。”黑瞳说道。“有你在身边,还有什么力量能伤害得了我呢?”青灵笑道。黑瞳心中猛的一跳,是啊,有他在身旁,这个宇宙中还有什么生灵能够伤害得了青灵呢?可是自己为什么心头不安呢?“外面的世界已经混乱不堪,既然你放心不下,我们就一起出去看看吧,反正现在海生已经能够完全应用他的力量了。”黑瞳说道,青灵听了不由得欢呼跳跃。“我们走了后这个宇宙不会立刻崩溃吗?你难道不要在这里维持着它的平衡了吗?”海生担心地问道。“不必担心,我已经设定好了一个禁制,可以暂时支撑一段时间,就算灾难来临,我们也有能力去应付,不是吗?”黑瞳解释道。“他们到底在哪里呢?”青灵问道,她指的当然是风玉和秦霜云两人。黑瞳指着头顶若隐若现的星空,“那里,他们突然消失的地方,我们去探个究竟。”时间流逝得太快,转眼世界就要走到崩溃的边缘,亿年光阴,在他眼里不过只是过了一秒,一秒的时间里,他却需要完成别人亿年的计划,现在他终于又走出来了。逃亡的时间已经太久远了,久远得他已经忘却了时间,很多星系文明已经被摧毁,被人为地摧毁或突然而来的星际引力变异而毁灭,风霜云只能不停地在各种星系逃亡。强大的白羽从来就没有再次出现过,龙魔也已经成了传说中的传说,暗灵成了宇宙的王,无敌的王,他的势力延伸到了遥远的星系文明的边沿。“我需要的是力量,就像你这样的力量,为什么不把你拥有的力量交出来呢?”暗灵说道,他吞噬和融合的能力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。“在这个世界中,我发觉只有你的力量才有可能威胁到我的存在,只有吞噬了你,我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,你是无法逃脱的。”暗灵的意识穿过了广阔的宇宙空间,直接达到了风霜云的心里,他已经被暗灵的精神锁住了,总有一天他会受擒的。可是现在他终于可以逃脱了,冒险王交给他的钻石指引着他来到了这里。一踏上了这颗星球,风霜云立刻觉得很不对劲,周围一片沉寂,是真正地沉寂,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建立在宽大岩石上的那间小木屋。风霜云好奇地朝木屋走去,想看看这里到底住着什么人。推开简陋的木屋,屋内一个须发飘逸满目沧桑的老人抬起了头,身后木门无风自关,他惊愕了。她就是思索者,化身千万,强大而神秘的思索者。“尊贵的客人,你是第一个走入这间屋子的外人,请不必客气,”老人慢腾腾地走了过来,双手颤抖着替风霜云倒了一杯酒。四张粗陋简单的木桌,除了老人的话声以外没有任何声响,听不到脚步声,水酒寂然无声地倒入了酒杯,风霜云闻不到丝毫的酒香味,抬头望去,老人双眼中神光闪烁。“奇怪而巧妙的力量,这合体之术是谁传下来的?”老人突然开口问道。风霜云大惊,木杯从手中掉落地板,落地无声,他眼睁睁地看着杯子和酒被摔得粉碎,然后消失,桌子上一个同样的杯子冒了出来,赫然就是那只杯子。“怎么会这样?你是谁?”风霜云问道,他被自己的话给震住了,想不到声音是如此地大,木屋中不断地回应,“你是谁?”,“你是谁?”……风霜云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忍受这样轰鸣而来的回应声,他痛苦地用手掩住了耳朵,声音立刻消失,风霜云松开了双手,一切恢复正常,四下寂然无声。“我在思索,我需要不停地思索,所以你可以叫我思索者。”老人说道,他的语气平稳异常。风霜云想要开口,却担心再次出现刚才的情况,于是只好沉默不答,心中却生起了滔天巨浪。“伟大的创造,想不到竟然还有如此人物存在。”老人摸着风霜云的头发说,风霜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,这是什么力量?好厉害的力量!“不要试图反抗,在思索者的面前任何强大的力量都是没有用的。”风霜云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感觉,他的记忆似乎已经被老人完全搜索了一遍。“无法捕捉到他的存在,黑瞳,竟然是他?呵呵,有趣,有趣,他到底藏在哪里呢?”思索者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之中,风霜云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,他仿佛已经融入了空中,化作了无形,但他的意识却依然非常清晰。四张简陋的木桌,思索者坐在角落的小桌旁,暗灵踏进了屋子,死一般的静从四面八方袭来。“老头,有人来过吗?”暗灵开口道,“有人来过吗?”,“有人来过吗?”……声音不停地回应,越来越大,暗灵全身发抖,鲜血从他的毛发中渗出,他痛苦地抱住了脑袋,掩住了耳朵。声音立刻消失,他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双手,一切恢复正常,想要发作,却惊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变得是那么地微弱不堪,想要开口却也不敢了。“又一个合体人。”老人站了起来,望着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的老人,暗灵大惊,在这里他不再是无敌的王,暗灵转身往外便逃。无论他如何转身,却总是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方向,老人从对面不紧不慢地走来,仿佛整个屋子跟着他打转一般,暗灵心中恐慌到了极点。“没用的,只要踏就了这座屋子,方向就已经失去了意义,没有方向,只有我和这座屋子,在思索者的面前你只能按思索者的心意行事。”老人,不,思索者说道。“还是无法捕捉到他的存在,奇怪,难道他也拥有了创造的力量?”思索者自言自语。暗灵悄然消失,完全融入了空气之中,将像他从来未来过一样,他们到底是生还是死呢?思索者走出了木屋,他破旧不堪的木杖点在外面的岩石上,从那里开始高山化作了平原,树木回到了土里,岩石泥土化作了木头,整个星球变成了一个完全木质结构的行星。大地如同全部铺上了平整的木版,浑然的一块木版,环绕整个星球,思索者不紧不慢地回到了木屋,孤零零的屋子在整个平坦无涯的星球上是那么地独特与诡异。思索者深深地明白支撑这个世界运行的所有原理,她庞大的思维足以支撑她进行天文数字般的计算,但宇宙庞大而无边无际,即使是她也无法完成所有的计算,她知道宇宙的大致走向,却无法将所有的变化都了若指掌,这是谁也办不到的事情。在不停地推算与思索中,她仿佛与世隔绝,只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去,现在她终于等到了一个真正的同类。“黑瞳啊,我们终究会见面的,你是光明世界中的神,那我就是黑暗世界里的魔,你是两极中的阳,我则为另一极的阴,在世界即将完成一个轮回的终点上,我们终究会碰头。”思索者沉吟道。从风霜云的记忆中思索者知道黑瞳已经变了,变得远比冒险王当初所见的那个他强大了。“冒险王,你回来了,你送来的那两个人我很喜欢,现在我已经把他们都吸收到我的意识中去了,也许某一天我会把他们重新复活过来,冒险王,你没有找到强大的力量,对吗?不过有那两个人已经足够。”思索者对赶回来的冒险王说道。“你杀了他们?天哪!”冒险王惊问道。“何谓生?又何谓死?冒险王,如果这么说,你也已经死过一次了,我不过是保留了你的意识,然后将你重新复活过来罢了。”思索者回答道。“我无法理解,可是你为什么说那两个人已经足够了呢?”冒险王好奇地问道。“因为从他们身上我找到了另外的一种力量,冒险王,你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高兴,你那位朋友并没有死,他一定还会出现的,我有预感,他一定会找到这里,哈哈,冒险王,你高兴吗?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过去是多么地疏忽,原来你那位朋友身上蕴藏着连我都动心不已的力量。”思索者说道。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冒险王问道。“不想怎么样,我要研究那种的力量,你不觉得奇怪吗?冒险王,我们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我现在已经拥有的创造的力量,而你的那位朋友看来也掌握了这样的力量,呵呵,我们的相会该是多么地有趣啊!”思索者说道。“我有一种预感,你们之间会起冲突,那将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,如果他也变得像你这么强大,那么你们之间的争斗将会波及整个宇宙。”冒险王说道。“这么说你不是愿意看到这种场面了,对吗?”思索者问道。冒险王点了点头,随即见思索者一掌向他拍了,冒险王来不及躲闪,那一掌已经拍到了他身上,将他全身的力量打碎,然后吸收掉。“冒险王,你的力量是我给你的,我当然可以收回,既然你不想看到那种场面出现,那我就将你的意识收回来好了可,你放心,如果有机会,我会将你再次复活的,那也许是在下一个宇宙了,下一个魔法世界,你就祝福我能活到下个宇宙吧。”思索者说道。冒险王身子从她眼前消失。“黑瞳,现在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,你快点出现吧,不,我不会去找你的,那样会让你生出警惕,你一定会自动找到这里来的,这也许正是命运的安排,对吗?”思索者轻轻说道。

  新浪娱乐讯 4月22日,朴志训所属社方面通过媒体表示:“朴志训计划在5月的第四周回归,具体日期目前正在协调中”。这将是朴志训时隔4个月再次发行新曲,以全新面貌与粉丝们见面。

,,MG视讯游戏官网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
    Powered by o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